香港六开奖记录 > 关于娱乐 > 人生如戏,这里有我们

原标题:人生如戏,这里有我们

浏览次数:171 时间:2019-10-07

      楚门的世界,彼得•威尔的代表作品之一,也是他继《死亡诗社》之后,又一部让我感到震撼和思想存在感的好电影。独特的构思,深邃的思想,直指社会和人性。很幸运,在国庆的第一天,跳过了满大街的人和告诉公路的车辆接龙,直接在虚拟的世界里感受一番生命真与假的问答。
     故事的主角,楚门,从诞生开始,或者还在母胎之时,就活在导演的镜头,观众的视线里,从此过着导演预设好的人生,浑然不知的被成为演员,用生命满足着后现代社会人们的娱乐需求。直到度过了二十几个春秋的某一天,有人打破了规则让他意识到这一切的荒诞,寻找真相和逃脱操控的生活才真正开始。看似与我们无关的荒诞故事,其实处处充斥着现实的隐喻和思考。

什么是真实的?当人生成为一场戏,当所有的真实都成为欺骗,当发现自己所有的生活都是表演,那么,只有义无反顾的追求真正的生活,或是让所有的谎言有个完美的谢幕。

                   社会消费主义的盛行,人类劣根心理的放大
      某种程度上,影片是对浓重的消费主义的揭露,以及对人类劣性心理的无限放大。人的隐私,自由,生活,在这里全成了另一群人消费的一部分,这样一个无视人权的节目的录制及播放,除了施耐尔仿佛再没有人觉得有不合理的地方。因为每一个观众都是消费者,他们付钱给电视台,所以观看节目内容就成了理所当然,他们不关注节目的合理与否,只关心自己的消费权力。就如影片中间,导演说在下一集美露离开让新欢出现时,甚至对外宣称说,“会将性交过程,首次在电视上公开。”而采访人对此的表态是“电视广播即将出现新的里程碑”。对个人隐私的无限透明,甚至连性交这种人类最私密的行为都竟成了一种大众娱乐消费,这样一个为了自身物质利益而人性上近乎变态的导演,他不是一个人,观众的拥戴和附和就是最好的帮凶。我不敢相信,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无耻的窥探欲会得到如此大程度的满足,在这种情况下,科技的进步造就的竟是人类文明的倒退,这将是一种漫天的悲哀。所幸,这只是一部影片,导演借此表达了自己的忧虑,也希望借此警醒人们。
                       除了自己,别人的一切都可以成为看点?
       当导演为了阻止楚门离开而开启风浪模式时,看着楚门在大海浪中坚持搏斗,我一直在揣测电视机前的人们会有怎样的反应,然而结果却是让我失望的。眼看楚门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但是电视机前的人们除了紧张并没有其他举动,就像真的是在演戏而不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人们甚至以他的生命安全为赌注,“二赌一,我赌他逃不掉”,当导演下令加强风浪模式时,剧组里有人反抗,但反抗的只是小部分人并且最终也只能妥协。而电视机前的人们却无动于衷,大家都知道他是真实的生命,却假装他只是一个戏中角色,对于生命真实的挣扎和反抗无动于衷。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个节目,而作为观众的他们有权利可以向媒体传达自己的呼声,设想一下,假如民众都真的担心楚门的生命危险,他们其实可以试着打电话去电视台要求停止风浪,我相信作为媒体,导演绝不会无视大片观众的呼声。然而,我的期待没有出现。观众们很敬业很守本分,除了观看还是观看。观众观看时的提心吊胆,也许不过是满足视觉和心理刺激的全民狂欢,一种近乎兽性的疯狂。又或者,他们都无异于鲁迅笔下的“看客”们般,对生命的伤逝麻木不仁,除了自己,一切在他们的眼里都只是看点。无论是哪一种,如若将来人类真成了这般模样,那这种可怕是不可想象的。
                               逃脱的世界,等待的不止是光明
       关于楚门的未来,逃脱后的他会过上更好的生活吗?毕竟生活不是童话,不是王子和公主战胜困难在一起后就从此无忧无虑。其实答案很简答,会的。忽略其他条件,起码他拥有了异于常人的勇气,这份勇气让他抗拒了对未知世界的恐惧和现成诱惑,更让他不惧生死,所以接下来的新世界里我相信很难有无法度过的关卡。
       回顾楚门决定要逃离的过程中,电闪雷鸣和风雨交加揪紧了观众的心,剧组人也以为“他感到害怕就会回来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楚门对着镜头大声喊,“你无法阻挡我,除非你杀了我”,这时候就连死亡也已经丝毫无法动摇他逃离的决心。海上与巨浪搏击的一幕,让我想起了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派与老虎也是在船上生死相搏的场景,人的意念一旦真正强大起来,引出的力量有时超乎想象。也想起了彼得•威尔另一作品《死亡诗社》中,尼尔为了完成自己演戏的理想,不惜强势父亲的命令而后饮弹自尽的画面。此时,他们的心境大概是相同的,为了真正的生活,自由的生活,毋宁以死相寻。死亡,是大多数人类最畏惧的东西,如果有一天真在这边缘走过,真会有脱胎换骨之感。曾经,《死亡诗社》中尼尔的离世让我罕有地心痛落泪,所幸,今天的楚门终于让我欣慰而笑。
       真正经过生与死考验之人,才会深刻地深感生命脆弱和宝贵,也会加倍珍惜。重生过的楚门,未来的世界里,恐怕很难有阻挡他前进的困难。更何况,导演还给了他一个明亮的结局,最后一幕,施维尔迫不及待的向外冲去,毫无疑问,接下来的是两人在自由世界里的重逢。而目睹了楚门整个逃脱过程的世界,也会将其当成真实世界里的明星,因为真实的世界里,大部分没有这样的勇气,而楚门,做了他们不敢做的选择。那么楚门接下来的人生,其实迎接他的,将会是一片光明。这种光明,楚门也许本来并没有想到,他所想的,只是要寻找真实和自由,只想操控自己的人生。就像现实中,我们在做很多事情时,止步不前的原因往往就是过于担心行为的后果,殊不知,也许从心出发的追求和改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美好结局。
        这也许也是导演对这种行为的一种赞颂和鼓舞,如果你也有破釜沉舟去完成自己目标并付诸行动的决心,哪怕生死也能置之度外时,那么全世界都会支持你并为你欢呼。
                                        楚门逃出来了,我们呢?
        正如楚门一样,我们现在生存的世界,世界里的每一个我们,也许也只是生活在人的幻想或者操控之中,《云图》里面也有过近似的表达。既然本来就不是真实的,我们何苦执着于这虚空世界里更加缥缈的利益呢,又怎么能满足于,在一个不知真假的空间里成为无数人的生活的复制品呢?无论真或假,当我们在这样不知真正长短的空间里面,尽当下自己的意愿去书写一个专属于自己的人生,也不枉在这中间走一回。楚门的世界,他从前呆过的世界并不是真正的生活,那只是别人构建的一个戏台子,而从前的楚门也一直如傀儡一般,活在别人的视野里。而最后勇敢跨出去的楚门,才是真正的有思想有生活的楚门,正如它的名字——TRUMAN,而他抵达的那一面,也才是真正的楚门的世界。
        影片中的尾声,导演口口声声用“明星光环”“饮食安逸”“无忧无虑”想要诱惑楚门退缩,而这些诱惑,何尝不是现实中的许多人所面临和踌躇的。这时候的导演,就如同许多父母一般,认为自己给孩子铺设的才是最好的道路,灌输着自己的想法,以为照着这种模子走才能获得最安逸的生活。现实生活中,为了一个名利和公众关注,争得头破血流的情况从不缺少,千方百计想要活在别人的视线里的做法,与楚门这种为了逃出大众视野而不惜生命的行为恰恰成了一种参照。
楚门最终走出了原有的世界,走出了所谓的桃源岛。而现实中的人呢?是否曾经怀疑过生活的真实?又是否知道如何找到自己的世界?
                       活在虚假里,集体无意识的自我迷失?
       关于影片中的群众演员们,当我得知楚门生活的世界其实只是摄影机下的场景这个真相时,除了为楚门的境遇感到愤慨的同时,也很不解这些群众的行为。设想一下,如果楚门永远没有发现真相,一直在这个虚假的桃园里生活直到老死,那么这群演员也必然陪伴楚门在这明知虚假的世界中度过一生。那么这种情况下,这虚构的一切对楚门来说是真实的,也许对他的生活乃至整个心态不会有什么影响。可是此外的人,却自始至终都知道这是骗局,那促使他们在完成别人的生活中耗尽自己生命的又是什么?如果是为了片酬的利益,靠节目成名的诱惑,甘愿牺牲自己真实的生活,这是不是太悲哀了。又或许,正如导演在片尾对楚门说的,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的虚假,而经历过外面的世界的这些人,或许认为,这种伪装的重复的安逸生活其实比在外界生存更加的惬意,这种集体无意识的自我迷失,是否真会成为消费主义盛行社会的一种结局?又或许,物质文明高度发达下的他们,已经精神无聊到无法自处自己的生活,而只能通过这种扮演别人的方式来历尽此生。抑或是,从职业层面解读,他们是在恪守自己是演员的原则,将这一整个节目当做自己演绎生涯的一个艺术作品。导演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每个人心中,河的第三条岸
      斐济,在影片中是楚门想要逃离前往的一个理想地方,因为他相信在那里他可以找到真相,可以找回他最真挚的爱情。然而却被岛中人联合起来层层阻挠,年迈母亲,妻子的反对,机票销磬,汽车故障,道路塞车,着火甚至核泄漏的假象,都是他躲之不及的障碍。这让我想起了《河的第三条岸》中,当“我”父亲独自驾一叶扁舟游荡于河上的行为,自始至终,母亲、子女、村人都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他们的存在,也预示着现实和理想的抗衡。微妙不同的是,小说中的父亲想要的是逃离生活的惯性去寻找精神出口,而这里楚门是要逃离虚假的生活去寻找真实的世界。也许,楚门出去以后也会发现,真实的世界惯性依旧,但是最起码,逃脱让他多了一种可能性和想象空间,没有想象的生活是无比可怕的。
       楚门是幸运的,因为有施维尔的出现让他意识到现实生活的破绽和不合理,施维尔的爱情和自由航行的理想也同时成为了他不顾一切逃离束缚的强大动力。影片有那么一个幕,稚气的楚门在课堂上大声地告诉老师,“我想去自由航海,就像伟大的麦哲伦一样”,也许就是这样一颗童年时深怀的种子,成了后来他心里牵拉着他穿破被掩盖的地面的大树。而生活中的许多我们,也许却一直深陷在模式里不自知。所谓生活的模式,尤其是在中国,多少人在重复着这样的套路:生来努力读书、学有所成赚大钱、而后买房买车迎娶白富美高富帅,结婚生子继续下一代的重复,然后为了滚雪球般地增加利益财富孜孜不倦。意识到这种现象并戳穿它的行为,很早就有人呼喊,然而,有所改变的有多少我不知道。所幸,90后的一代,曾被“誉为”脑残叛逆的一代,我能感觉到不少崛起的力量。年少的创业实业家、学场上的佼佼者们,各行各业为兴趣奋不顾身的追梦者,身边可以见到越来越多张扬个性,走不寻常路,脑中天马行空又落到实处去实现理想的朋友,无所谓年少轻狂,但求自主走一番。但我希望这些人群,是真正为着自己内心的呼喊和自由而去奋斗,而不是主要为了成为主流价值中所谓上层地位人群的一员而碰碰磕磕。
       当然,追求自由不等于随心所欲,而是敢于去把握主动权,做真正感兴趣,会带来身心愉悦感的事情。学习也好,坚持也罢。而不是只在一些外界的利益的引诱和驱动下,去做违抗内心意愿的东西。这种拒绝,不是拒绝接触新的东西、拒绝成长、拒绝学习,而不过恰恰是敢于向无法给自己带来身心成长的东西说声我不要。

《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虚构了一个关于人生与自我救赎的寓言,这部电影发人深思,看似荒诞无稽的手法,却表达了极为深刻的含义,这样一部明确的高预算制片厂作品,却由于导演隐喻及自我参考风格的拓展,为这部电影增添了作者电影的标签。整部电影弥漫着一股怀旧的气息。楚门如同肥皂剧般的个人秀(当楚门逃脱,该节目结束时,两个保安毫无眷恋的更换了频道),还有路人迈着笨拙、虚假而冷漠的步伐兜圈,以及夸张的五六十年代的发型服饰,都体现出电影的怀旧氛围。而天堂岛上近乎未来景象的布景,也从侧面体现出其本身的怀旧情调。除了怀旧,压抑的氛围在影片中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电影中多次使用具有控制性的视角,在一些重要镜头中,导演采用楚门周围无以计数的摄像机的角度来拍摄,来强调楚门所处在的被观察、被禁锢的状态。同时,这种镜头的周围布满暗影的框式布局,给影片和主角带来了压抑的氛围。而导演之所以没有每个镜头都采用这种取景方式,恐怕是想要表现楚门自己所拥有的那种心态,那种对外界监视并不知晓的生活。

同样体现出整个影片压抑氛围的,还有剧中那些看似自然实则完全按照剧本的“日常生活”,那些行人、商人、邻居等,包括楚门的招牌语言,都显得单调,这或许也可以理解为导演对现实生活枯燥无味的不满。导演多次将镜头对准观看节目的观众,也是将天堂岛中的循规蹈矩的生活,与电视外活跃自由的普通生活进行对比,从而使影片的压抑氛围更多浓重。

这部电影中,让人所津津乐道的一点,就是它的讽刺潜能——批判新传媒对社会的操纵,批判商业主义和消费主义。在影片的开始,通过闪回、预告片以及对除楚门之外的演职人员采访,交代了“楚门秀”的访谈;而由于直播中无法插播广告,“楚门秀”只得靠商品放置于节目中来获得广告收入,这些让中国观众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其讽刺意味,因为这几年中国影片中的嵌入式广告已经达到了泛滥的地步。而制片人通过销售天堂岛中的一切商品来盈利,同时,也推销了天堂岛的生活方式,这也是在对传媒对社会主流控制的批判(例如好莱坞电影在世界推广美国的价值观)。倘若深究楚门与“楚门秀”的制片人克里斯托之间的关系,或许可以让我们联想到宗教。

楚门生活在克里斯托所创造的“天堂岛”中,生活还算安逸,但实质上是受克里斯托控制,这种关系类同于《圣经·旧约》中上帝与人类的关系,制片人克里斯托象征了上帝(呼风唤雨,控制太阳的升落),而楚门则同时象征了先知和拯救者的身份(在水中自救,可等同于红海,逃离“天堂岛”,可等同于逃离伊甸园)。《楚门的世界》在商业和评论界的双重成功,奠定了导演彼得威尔在好莱坞的地位,而这样一部富有深度的电影,注定会在影史占据重要的地位。导演的匠心,让这样一部很可能沦为好莱坞商业流水线作品的电影,成为了一件值得珍视的艺术品。 最后,想引用电影中的一段台词,来结束这篇文章:“我们厌倦了演员造作的表演和虚假的感情。我们厌倦了放焰火和花哨特技。尽管他居住的世界在某些方面是假的,但楚门本人却千真万确……这不是莎士比亚的杰作,但,这是真实,这是生活的本身。”

本文由香港六开奖记录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如戏,这里有我们

关键词:

上一篇:我来说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