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开奖记录 > 港台明星 > 雨果之女,一个女孩站在河边

原标题:雨果之女,一个女孩站在河边

浏览次数:147 时间:2019-09-07

  她是维克多·雨果的女儿,她身上还带着贵族的矜持,她葆有着上一代天才的禀赋。但是她宁愿把一切拱手让给爱情。一段从一开始就缺失了承诺和怜悯的爱情。
  阿黛尔像一朵努力盛开的花,热烈、凌厉,但是苦苦挣扎。在特吕弗一个半小时浓缩的叙述后,她终于败下阵来。“一个女孩站在河边/从旧世界来到新世界/与爱人重逢/这就是我的愿望”,她用四年时间追随着她唯一的爱人,屈服着受父亲施舍的钱,屈服着缠身的病痛,屈服着情人的拒绝和凌辱。她用文字来补给自己的信心,因为周身的现实不给她机会继续爱。她把自己埋得低低的来赢得情人的心,甚至不惜为他送上一个过夜的女人。可是这样的卑躬屈膝只能拾得意料中的轻蔑。
  阿黛尔还太小。在男人的世界里,政治、女人、金钱哪一样不比感情重要,遑论那些少年不更事的爱情。浪漫的邂逅和醉人的言辞的确无罪,它们无可争议而又令人艳羡。可是唯一出了错的是,这一切来得太早。阿黛尔只是个孩子,不该这样就“注定”为了爱而流浪。她还没有来得及积蓄矜持,凝神判断以及处心经营,就被爱湮没了。
  失去了情人和自己的阿黛尔最后回到了故乡,在精神病院终老,在父亲的墓旁安歇。她是这个家族中活得最久的孩子。她的父亲穷尽一生为历史作注,她则是一心一意为自己作注。这是雨果的女儿的勇敢和骄傲。      

“这真是不可思议,一个年轻女孩,漂洋过海,从家乡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只为了和她爱的人在一起,这我能做到。”——阿黛尔雨果

        必须感谢特吕弗,是他给了阿黛尔雨果、这个因为伟大的父亲而被掩埋和铭记的名字一个机会,一个以其失败和自我毁灭的伟业而理应被我们永铭于心的女人。
        爱情是一场灾难,当阿黛尔终究在这必败的事业里死于自己的精神分裂,她已丝毫无愧于雨果之名,而特吕弗想要告诉我们,正是雨果的女儿成就了真正的雨果之名。
        爱情,顶着浪漫主义之名的雨果心中不会没有这个词语。他为我们留下了艾丝美拉达、留下了卡西莫多,但他不知道,他还为我们留下了阿黛尔、而不是丽奥。
        丽奥是雨果的大女儿,新婚不久便溺死水中,她的丈夫挽救未果之后,当即自溺身亡,雨果当时正在出差,悲痛欲绝,后来他把女儿的裙子挂在家里,丽奥是他的骄傲。望着姐姐霓裳的阿黛尔就这样望着不可逾越的爱,望着父亲心中无法顶替的位置,这是阿黛尔的第一个灾难。
        对于雨果而言,爱情是属于男人的,女人是物。他对卡西莫多饱含深情,这个并没有什么本事的丑陋男人,仅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仅有他用抚慰、解救、杀戮和殉情所印证了的爱情,遇火不融、遇刀不折的不灭的爱情。而艾丝美拉达,这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当她翩翩起舞开启神父心扉的时候,她是穿着裙子的,爱她的男人也正是希望透过她的裙子望着她,这裙子后来就挂在了雨果自己的家里。
        丽奥就是艾丝美拉达,艾丝美拉达是理想之物;她拥有自己的卡西莫多,一个仅仅用爱情就印证了悲情的尊严的男人。
        所以他就看不见阿黛尔,看不见自己拥有这样一个女儿,她在父亲的威名中无意识地看到了父亲的缺失,她用自己的整个生命为爱情刻下了雨果的姓氏。
        阿黛尔爱上了一个恶棍,一个负债累累只能去当兵的恶棍,一个当了兵除了搞女人没有任何战功的恶棍,一个面对无所不至的爱情能够无动于衷的恶棍,这个恶棍以男人的美貌和剥去女人衣服的固有伎俩摧毁了阿黛尔最初的尊严,然后离她而去,阿黛尔则在此时确定了一件事:她爱他。她知道这意味着至死不渝,于是她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阿黛尔用了整整四年的时间背井离乡浪迹于恶棍从军的海港,直到精神分裂,在她还清醒的最后日子里,写下了题记中的话。四年中她为了她的爱情与婚姻想方设法,她不断的书写刻下滴滴心血的情书,她用自己的钱给恶棍还债,她无视爱她的人因为她只爱这一个,她对他说不在乎他有其他情妇,她买了妓女送给他。
        阿黛尔真是疯了。确实,她疯了,并且四年后她彻彻底底的像尼采一样疯了,也就是说,死了。
        然而阿黛尔的疯狂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没有底线,她要求自己是一个妻子,所以当恶棍和当地的法官女儿定亲的时候,她把这桩婚事搅黄了。在一夫一妻制和爱情的理想紧密相连的阿黛尔心中,这条底线划定了她的爱情的范围,在这个范围里,阿黛尔以其极致的疯狂展现出人是如何在自恋的基础上超越自恋的。
        雨果在整个过程中推波助澜,因为当女儿为爱疯狂的时候,他总是在说自己的老和妻子的病,总是在让女儿回来,因为他心里明白,爱情不是人之常情,并且爱情很荒谬。
        爱情确实荒谬,阿黛尔没有爱上意大利最出色的诗人,而是爱上了一个穿着军装的恶棍。不是每个女人都会爱上恶棍,丽奥就没有爱上恶棍,可假如不是爱上恶棍,如何印证理想之爱的极致?爱情正是在荒谬中仍旧致死不渝。
        爱情也就确实不是人之常情,因此更加弥足珍贵。
        典雅爱情诞生以来的八百年历史浩荡而过,留下了许多为爱人舍身的血肉男人,而女人,纵使是杜拉斯的传世之作也要让劳儿和自己在情人面前徘徊。在自恋的镜子前,女人总是看不到这面镜子,虽然,自恋的镜子不可超越,打碎它的人只是以超越自恋实现更高的自恋。
        在这更高的自恋里,雨果以文字镌刻,阿黛尔则以流星般的生命书写,这个终生姓雨果的女人,她的疯狂留下了女人的尊严:
        ——女人应以死践行爱情。
        
        然而女人,你可曾听到雨果之名?

本文由香港六开奖记录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雨果之女,一个女孩站在河边

关键词:

上一篇:倒挂柳才应是秋阳的归宿,即便重来无多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