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开奖记录 > 港台明星 > 万物理论,四分之二是求亲

原标题:万物理论,四分之二是求亲

浏览次数:93 时间:2019-09-01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前段时间中央6套播放人物传记《万物理论》,关于天才宇宙学家(物理学家)霍金的传奇一生。第一次听霍金这个名字,是两年前参加培训,正好是《星际迷航》上映的时段,某领导给我们上课,就从这部电影切入,讲起霍金的故事,又问哪些人看过《时间简史》,依稀记得台下仅有几个人举手。
    
      阅读霍金,懂与不懂都是收获。越来越感受到人类和自己的渺小。无论宇宙有没有边界,无论时间有没有尽头,任何物体都在运动,变化,创造或者灭亡。当然也有一点不可忽视的是,它也会过去,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
    
       霍金患有运动神经元症,俗称“渐冻人症”,有段时间大家蔚然成风的挑战冰桶实验就是为这个病呼吁。23岁的霍金聪明狡黠,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在剑桥这样的顶尖学府依然睥睨天下,天才少年的灵气都在他的一眨眼,一坏笑中,那样的让人迷醉,你永远不知道这个顶级脑袋下一秒会有给你什么惊喜,剑桥才女简就是这样被俘虏,神秘的宇宙,美丽的剑桥,科学和人文碰撞出了最绚烂的火花。
    
        或许是霍金的才华连上帝都嫉妒了,在他最风华的年纪让他患上渐冻症,医生告诉他活不过两年,除了大脑可以思考以外,眼睛可以转动以外,其他的都会失去知觉,别人也无法知道他的想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他躺在浴缸里一遍又一遍捏自己的手指,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无聊的电视剧,不愿面对。
    
       是简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这个典型的文艺女,得知霍金的处境后,不顾家人包括霍金父亲的劝阻,一个猛子扎下去义无反顾。和霍金结婚,照顾饮食起居,甘心做背后的女人。都以为只有2年,结果他们一路磕磕盼盼纠缠了30年。可以说,没有简,就不可能有后来的霍金;他消沉抑郁时,是简让他重燃希望;他命悬一线时,千钧一发时是简果敢决断,帮他一锤定音,帮他创造新的奇迹。看完影片无不对这两人肃然起敬,常人无法忍受,无法承受的这两人就这么硬生生扛过来了。尤其是简,所有的青春,才华,照顾霍金和3个子女,硬是把自己从古典文学硕士整成了物理学家的传声筒,一个文科生对这么艰涩的物理学如数家珍,可以直接论辩。霍金后来和护士伊莱恩在一起,这对于简来说真是解脱,算是彼此成全吧,就如她所说,I have loved you. I did my best. 据说现实中后来简和霍金复婚了,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在一起。简也是影片的编剧之一。霍金之于简,就如萨特之于波伏娃,萧军之于萧红,胡兰成之于张爱玲。所以说文艺女都是一群傻大姐,爱才如命,一旦认定十头牛都拉不回,还自带光环,明明苦的一塌糊涂,却把整成了救世主。

万物理论

       影片中很多细节处理让人印象深刻。霍金论文通过,他们夫妇在家请同事庆祝,宴席时,霍金因为屡次无法将食物送入口中而意兴阑珊,礼貌退席。准备独自上楼,靠着手撑着楼梯一级级往上爬,异常艰难。从栏杆的缝隙看到妻子和同事谈笑风生,恍如隔世。那个世界,那个平凡的世界离他那么遥远,他再也无法抑制,痛苦流涕。猛然抬头发现几岁的儿子在楼顶隔着栅栏同情的望着他,霍金赶忙抹干眼泪,安慰儿子“爸爸没事,没事。”相信看到这一幕没人能不心疼,但绝对无法做到感同身受,哪怕与他朝夕相处的简也一样,内心的煎熬和无奈只有他自己清楚。包括后来看到简和乔纳森带着他们一家人出游的表情也是如此。智商,情商双高的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他没办法,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给简的慰藉和依靠,一个父亲给子女的温暖和担当他都做不到,就如同他看到美女掉在地上的红笔一样,别人看不到,他看到了,但他却没办法帮她捡起来。
    
      但大师终究是大师。到现在还在续写传奇。生活限制了他的身体,却让他的思想走得更远。他的头脑帮助人类走了很远很远,穿越黑洞,追源万物。在轮椅上,借助电脑靠着和人无障碍交流,并靠着转动的眼球和3个能动的手指写下《时间简史》,一经发行畅销千万册。不要问其中的技术细节,因为他是霍金,所以他做到了。《时间简史》里写道:“而生命的意义就是热爱和创造美好,在岁月磨损的纷扰中仍旧如萌芽般充满欣喜与感动微笑着用力热情地去生活。” “我不敢奢望认识每一朵浪花,但偶尔抬头眺望一下蔚蓝的大海,吹吹新鲜的海风,就总能使人心情舒畅。” “当我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不尽完美,当我走的时候我希望世界因我而更加美好,哪怕是一点点”。所以你真无法预料,他的思想到底可以走多远,下一秒他又会带给我们什么奇迹。
    
        他劝诫大家“爱着并且相信这个世界。”“人类的努力应该是没有边界的,我们千差万别,不管生活看上去有多糟糕,总有你能够做的事情,并且能够成功。有生命的地方,就有希望。”影片最后而当他们被女王授勋归来,坐在自家庭院里,看着眼前三个孩子笑闹着跑过的时候,霍金说:“Look at the things we made”,语气里仍然饱含幸福,似乎是与命运的和解,与简的和解。然后影片按照霍金的理论,时间可以倒流,又退回到那个风清气朗的五月舞会,一对令人艳羡的璧人在迷人的剑桥旁开启他们也许截然不同的人生。
    
       凌晨的时候我不禁问自己,你的思想可以走多远,若干年后真的可以让你重返20岁,你是否能坦然地和她打招呼“嗨,原来你也在这里。”

这个大陆译名,就和它的英文原名一样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红泥小火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比港台译名“霍金:爱的方程式”“爱的万物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

最初知道这部影片,是因为有一期的《科学世界》在最后写到它。

杂志上写道,一名轮椅上的老人看完之后流下泪来,他是霍金本人。

那篇文章是讲什么的,我已经忘记了。但是,因为它,我对这部影片,有一种从一开始就建立起的敬意。

影片开头,音乐响起,漆黑中亮着灯火的地球背面飞出一行UNIVERSAL,随后是几个圆环绕轴旋转,转出一行WORKING TITLE。再后来,一片暖黄色的朦胧中,故事由倒叙展开。

画面渐渐由暖黄向深蓝过渡,音响中响起自行车链条的哒哒声。一串白色的字母将时间线拉回1963年的英国剑桥。两个年轻人骑着车在街道中穿行,剧情由此起始。

我看到了青年时代的霍金。

只觉得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很容易地就带入影片中的那种情感那种氛围,视线和思绪都被他牵动着,对这个棕色头发黑框眼镜的小伙子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亲近感。眼波随着他流转,笑点也努力保持同步。

看着霍金和简手拉着手在草地上快活地转着圈,我爽快地吸溜了一口芝士泡面。

心里也十分感动。

真是太可爱了。

然后,隐匿的角落中,欢乐的对立面开始显现出来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正如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从上楼梯时脚下一软,到写在黑板上的公式歪歪扭扭,再到明丽的阳光下,脸朝下摔的那一跤。

看他抵在粉笔槽上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我的心也在抖个不停啊。

看了眼进度条,这才二十几分钟呢,好残忍。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啊。

霍金被送进医院,躺在白得过分的病房里,盖着绿色的被子,眼神疲惫。然后,医生在走廊里和他谈话,给他讲这种病症,说着我很抱歉一类的话。

那是一种运动神经元病。

预期寿命,两年。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彼时在他跟前扑面而来的绝望。因为,此时的我当然知道,在那之后,他又活了五十几年。我既不是他,也不是那个时期相信这个预言的人,我该怎么面对这个将会被证伪的死讯?

我只能期望着进度条走得慢一些、再慢一些,多留下一些运动的自由,晚一些过渡到不得不让轮椅出场的时刻。

但他的神经元还是慢慢地, 不听指挥地恶化了,一点也不回头。

简搬出了他的第一任轮椅。

彼时的他尚且能够,扶着椅子上的扶手,一点一点地,艰难地,颤抖地,将自己愈发不可动弹的身躯转移到轮椅上。

他仰头看着简,吃力而缓慢地说:

This is temporary.

我读不出,他是以怎样的心情,来说出这句话的。是顽固,是倔强,是不认输?或许眼底还有一线渺茫的希望。

他一直很要强,当他手撑着栏杆,举步维艰地在楼梯上缓慢移动的时候,他也不愿意向别人寻求帮助。要强到最后,几乎成了逞强。

他会不会期望着,期望这种病是好一阵坏一阵的,而不是就这样一直线地恶化下去?他现在妥协地坐上了轮椅,但是多希望这只是生活中最苦痛的一个片段,而不是人生的常态啊。多希望,未来的某一天,能够摆脱它,用自己的双腿自在地行走,就像周围的人那样。

他说,这是暂时的。

但这却成了永久的。

自从那天坐上轮椅,就再也没能离开过。

这个节点过后,就是又进一步的恶化了。

音乐会上,他突然地咳了起来,被紧急赶来的担架抬着去了医院。

在躺着昏迷的霍金的病床旁,另一个医生说,他有肺炎。

这是早有征兆的了。

总之,情况很危险。有生命危险的那种危险。

医生建议拔下呼吸机,因为这样能够不经受痛苦地死去。

简没有同意。

绕过食道,在气管上开口。即使做了手术他也不一定能活下来,即使这会让他再也无法开口说话、无法用言语向世人传达他大脑中风云变幻的世界。

简直视着医生,也直视着镜头前的我。

她说:我要看着他找到那个解释世间一切的理论。

清澈的目光,那么坚定、那么坚强。

他因此才活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期,或许是交流起来最困难的一段时期。

脖子上戴着管子,说不出话。

在透过窗子照进来的阳光的陪伴下,简举出一块面向学龄前儿童的,五颜六色的字母板。

当我说出你想要的那个颜色,你就眨一下眼。

当我说出你想要的那个字母,你再眨一下眼。

这样,我们就可以拼出单词了。

虽然能够以此达成交谈的职能,但这未免是太过笨拙的替代方式。

拼出第一个单词后,他看着简笑。不知道那笑容里有几分希望,几分绝望。

这样的沟通方式,就如同我想要说话却不得不用毛笔字写下来那样迂回曲折啊。

我与他的视角还是不同。彼时的他在茫然的未知中踽踽独行;此时的我在通往既定未来的道路上四下张望。

作为了解一点未来的我,心里只装着一件事情。那是期待的紧迫。

我知道,未来会有那台机器,让他的三根手指在其上游走,让电子音替他发声。

我只是在等,它的到来。

所以我才只能隔着一张屏幕看着吧。因为脑子里有后续发展,所以很难去设身处地?

我只记得,当那台机器,在我眼中以一种拯救的姿态降临,当霍金一下一下地扫过字母表,当一个“I”换换扩展成一句话,当机械式的声音打破四周的安静,一种浓浓的感动由内而外地扩散。

听到一句“怎么是美国腔?有别的声音吗?”,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着笑着,眼睛就雾蒙蒙的了。

很难去描述这种感觉,只好归类为感动。

只是感觉,这台机器,对霍金来说,应该有很重要的附加意义吧。与人交谈,传达思想。对于一位在思想上走得那么深那么远的物理学家,应该非常重要吧。

因为有着这么深重的附加意义,所以才会觉得感动吧。

只是觉得,如果他看上去很高兴,我也会高兴啊。

之后十几分钟的剧情,眼睛一直有些湿润,那是挺少见的情况(毕竟睡眠不足的人眼睛会很干……吧?)。

渐渐地,从寻找理由,到觉得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因为,只要看到霍金,只要看到一切和他有关的事,心中的某一个地方就会被触及啊。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也很难去追根溯源。找不到一个确切的起始点,只是从潜移默化中,写入了我的意识表层和意识深处,写入了我的灵魂内核。

这种感觉,它来自热爱。

它的根源,像海滩上的字迹,早已被时间冲刷得模糊了。

最初的最初,小小的我在小小的阅览室里,从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中读到宇宙与星空;小学六年级的夏天,捧着一本《时间移民》,缓慢而认真地看着,完成了又一次的启蒙;升入中学,在比小学的阅览室大得多的图书管理,看着整整齐齐摆了一排的第一推动系列丛书,眼睛几乎要放出光来;直到初三,忘了是由于什么样的契机,也忘了因何做出这样的选择,总之,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一头扎进了《时间简史》之中。

一开始,我对自己说:

不想学习的时候,就看这本书。相信它足够高深足够艰涩,这样,你因看不下去而放弃之时,也将是你滚回去写作业的时刻。

后来才明白,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虽然深奥却并不艰涩,对于那个时候的我,虽然吃力却也能够慢悠悠地啃下来。

它没有把我吓回去学习,反而是以很有趣很有趣的文字,为我描绘了宇宙中比星星更灿烂的那些东西。

心底的火焰不曾熄,反而是燃得更旺了。

这种感觉,就是热爱没错了。

我知道物理是一个太过宽泛的概念,我知道自己的心之所向在何方。

我知道课上一讲到牛顿三定律我就翻白眼,我知道一讲到天体我就来了精神。

我知道一看到一条条的公式我就头疼,我知道我就是喜欢描述性的结论,而不喜欢过程。

这样看来,一本《时间简史》就把我惯坏了呢。

因为喜欢天上的星星,所以会喜欢《时间简史》。因为喜欢《时间简史》,所以会喜欢霍金。

对霍金的崇拜,与对世界的热爱,也许是在若干年的纠缠中互相渗透,难解难分,或许从一开始就是表里一体,无需区分。

都是早就装进我心里头的东西了,既然混在一起,也没有必要单拎出来说事了吧。

我只要好好地、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揣在心里头就可以了。

所以说,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万物理论》?

因为喜欢霍金啊。

从头到尾,也只找得出这一个理由而已了。

只是想多看看他、多看看他的故事,不管是经谁知口描述,不管是由谁演绎。

两小时三分的影片结束,我下一步的功课,就是《我的简史》和《飞向无限》。

这是……信仰充值吧。

虽然不知道我这样搞个人崇拜到底好不好,但作为一个永远徘徊在科学外围的二逼青年,我觉得,我开心就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火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香港六开奖记录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万物理论,四分之二是求亲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